笔趣阁 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笔趣阁 > 玄幻 > 重生之名门锦绣 > 497:使臣纪泓烨

重生之名门锦绣 497:使臣纪泓烨

作者:楚倩兮 分类:玄幻 更新时间:2019-11-10 02:39:07 来源:恋上小说

最快更新重生之名门锦绣最新章节!

安时和他们说了许久,彭飞表现的倒还好,陆有良却怎么也不肯轻易相信。安时无奈,只能把纳兰锦绣是镇北王府郡主的事说了出来。

“安时,你不要骗我,这明明就是个少年,怎么可能是郡主呢?”陆有良头摇的像拨浪鼓,认定了是安时在骗他。

倒是彭飞沉得住气,他又打量了纳兰锦绣几眼,发现作为一个少年来说,他生得确实太过俊秀。再用心看,还真能看出和世子有两三分相像。

“我等都是粗人,不识得郡主,刚刚多有冒犯,还望郡主海涵。”彭飞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不知者无罪,本就是我隐瞒了身份,怪不得彭将军。”纳兰锦绣说话的语气拿捏的刚刚好,稳坐在椅子上,就算是受了彭飞的礼。

“老彭,你事情都还没搞清楚……”陆有良拉了拉彭飞的衣角,正想要说什么,眼睛却对上了纳兰锦绣。

这一对视倒让他心里一惊,这少年的眼睛也太过好看了。他有些傻气的挠了挠头发,用疑问的语气问:“你真的是郡主?”

纳兰锦绣点头。

陆有良做了个拜佛的姿势,连着拜了她几下,说道:“您既然是郡主,那不跟着王府的其他人去投奔吕修崖,反而跑到这来打打杀杀,这成何体统嘛!你要知道,王爷生前立下规矩禁止女子出入军营,违令者是要受军法处置的。”

他苦口婆心的说了一长串话,纳兰锦绣没做任何回应。倒是在她身边的安时说:“我是信任两位将军才会把郡主的身份告知,还望保密。”

彭飞拉着陆有良又冲纳兰锦绣行了个礼:“我们两个一定会替郡主保密,只是不知道世子现在如何。”

纳兰锦绣站起身淡声道:“不瞒二位,我兄长身中奇毒,虽然性命无忧,但我到目前都没能找到解毒之法。”

陆有良和彭飞一听就着急了:“那可如何是好?”

“想必两位将军也知道,我本是个行医之人,我一直在寻求解毒之法,只不过现在还没有找到。北疆情况刚刚稳定下来,我想先回赤阳城,安顿好了之后就全心为我兄长解毒。”

陆有良和彭飞异口同声的说:“郡主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我们一定竭尽所能。”

纳兰锦绣笑了笑,也向他们二人拱了拱手:“你们都是我兄长最信任的人,我如果有需要定然不会客气的。”

有了陆有良和彭飞,再加上纪泓煊安时周旋,纳兰锦绣监军的位子倒是做得稳稳的。

北疆刚刚经历过战火,百废待兴,她努力再思考安排,希望早日助北疆脱困。纪泓焕这次也是受了重伤,不过他对如何恢复经贸很是有心得,帮了纳兰锦绣不少。

事情安排的差不多,玄甲军要到什么地方驻守,她已经在心中有了计较。本以为这一次,就可以回赤阳城了,金陵却派了使臣过来。

这次出使的理由也特别好笑,名为北疆刚刚经历了战争,他们是来安抚军民的。玄甲军中本就都是些习武之人,直率性子的居多,听了这话好一通抱怨。

使臣已经来了,他们不接待肯定是不行的。纳兰锦绣心里再是有火,也只能暂时忍耐,只是她没想到来的人竟是纪泓烨和浔王。

金陵这次的谱摆的很大,物资拉了很多,也确实是要救济的样子。这么大批的东西运过来,没有一个月根本就到不了,看样子金陵是早有准备。

北疆现在确实缺粮,众人收了人家的粮食,心里再是针对他们,自然也不能表现出来了,而且还要以上宾之礼待着。

秋迟文经历了丧子之痛,整个人一下子就萎靡了很多,且一直在生病,无法待客。纳兰锦绣不想见纪泓烨,就让纪泓焕应付。

纪泓烨本就不讲究这些虚礼,倒没说什么。浔王就不同了,他贵为皇子,又是炙手可热的储君人选,从小就被众星捧月,自然不愿意受一分冷待。

“本王听说徐锦策受了重伤,军务一直都是王爷收的义子在处理,不知这位白锦现在在何处?”

“回浔王殿下,白监军这些日子心力交瘁,如今正卧病在床。”纪泓焕的态度足够恭敬,但也是不卑不亢。

“哦?病了?那本王可要好好慰问一下,这可是保住北疆的大功臣。”浔王说着话就已经站起身子,懒洋洋地说:“带路吧!”

纪泓焕总觉得把浔王带过去不妥当,看了眼纪泓烨,见他三哥完全没有替他解围的意思,只能在前面带路了。他也不担心浔王会怪罪,因为纳兰锦绣确实病了。

自从知道金陵派来的使臣是纪泓烨,她就寝食难安。这段日子她一直没休息好,如今一松气就不舒服了,再加上心乱如麻,这病来的倒是严重。

卧床休息了两日,她身子依然没什么力气。北疆气候本来就差,这几日倒是愈发冷了,她随意挽了个男子发髻,靠在窗边看书。

纪泓烨和浔王到的时候,就见四方的桌案前,有个裹着青色大氅的少年坐在那里。他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单薄瘦弱,难掩病气。

纳兰锦绣听到声音转过头,就看到一前一后走来的两个男人。前面的那个怎样姑且不论,后面那个不正是她心心念念之人么?

纪泓烨看着她。北疆的情况都在金陵的掌握之中,他也知晓这少年的厉害。本想着工于心计之人,面相上看大都会深不可测,不承想竟是这样一副眉清目秀的温柔模样。

只是,她这模样看起来怎么那么像他那个死去的妻子?他记得她也喜欢穿男装。不是像,五官上几乎是一模一样,但是气质上又截然不同。

那个人爱笑,看起来钟灵毓秀。而这个情绪是完全的平和,甚至透着一股子淡漠。他用木簪绾着青丝,满身只有浓浓的书生气。

而且,他身体似乎真的很差,极度畏寒,这样的天竟然穿着毛皮大氅。领子上的绒毛十分顺滑,衬得他下巴愈发尖了,小小的一张脸给人一种稚嫩的感觉。

这个人,真的是执掌惊云令,打退北燕人的白锦?看他这副文弱的样子,真是很难想象。

“见过浔王殿下。”纳兰锦绣起身行了个礼。

浔王同样在打量她,他这次来的目的就是要带他走。惊云令的主人,自此之后就不能再属于北疆了。他一定要得到他,这样慧王就没有能力和他争了。

“你既然有病在身就不用多礼了,本王只是来看看你,可不想耽误你养病。”

皇家人容貌本就生得好,浔王又是众皇子中的翘楚。他平时不爱笑,眉眼间总是透着一股子阴翳,如今这副温和模样,倒真是有了几分公子如玉的样子。

纳兰锦绣没有因为他的话就放松警惕,态度一如往常谦卑。她把目光转向纪泓烨,低头问道:“还不知这位大人如何称呼?”

“你没见过他,但一定听过他的名,他就是我朝开朝以来最年轻的阁老,纪泓烨!”

浔王着重说了名字,他现在对纪泓烨已经不是恨之入骨了,反而有心要拉拢,即便是拉拢不成,也要给他留个好印象。因为,他已经确定纪泓烨不是慧王的人。

纳兰锦绣拱手又行了个礼,淡声说:“原来是纪阁老,有礼了。”

纪泓烨点了点头,神色淡漠:“你如今在军中所任何职?”

“监军。”

“听说你以前是军医?”

“是,我出身不好,小时候就跟着江湖郎中学了一些医术。”

纳兰锦绣用的是“我”,而不是“小的、小人”之类的自称。足以见他骨子里是有几分傲气的,纪泓烨如是想。

这时候穆离端着药进来,冷声道:“先生,吃药。”

纳兰锦绣示意他把药放下,穆离退出去了,她却没喝,仍是一副悉心受教的模样。

浔王喜欢谦虚的人,尤其是这少年生得还讨喜。他素来是养尊处优的,赶了这么久的路,现下觉得疲倦,见纳兰锦绣要喝药,就起身告辞。

“恭送浔王殿下。”纳兰锦绣行了礼起身后发现纪泓烨竟然没走,她状似无意的问:“纪阁老还有事么?”

“白先生不请我坐么?”纪泓烨神情很平静,没人能看出他在想什么。

“我这里简陋,你自便吧。”

纳兰锦绣坐下吃药,大概是不喜欢苦涩的味道,她蹙了下眉头,一口气把药都喝了。这时穆离进来,把一个白瓷古碟放到桌案上,又不声不响的退了出去。

纪泓烨见碟子里是果脯,大概有四五种的样子,莫名觉得有些熟悉。他隐约记得那个人似乎每次吃完药,也总是要果脯的。

然后,就见她一口一口,慢悠悠地吃,动作极为斯文秀气。两人都没说话,空气中流淌着一股静谧的味道。

从纳兰锦绣如今的态度来看,明显是不希望纪泓烨继续呆在这,她怕自己会演不下去。既然已经分开了,那不如就断得彻底一些,左右他们如今也是不能在一起的……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