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长空,穿万古时间之海,横贯一个又一个纪元,诸世沉浮,它一路在见证什么?!

  石罐,沐浴帝血,铭记诸帝,路上皆为帝尸,这是一段不可名状的可怖旧事,有无以伦比的可怕过去。

  根本无法想象!任何一位终极者,原本都无法揣度,阳间漫长光阴古史中都不可见!

  可是石罐,它却见证了一个又一个时代,一个又一个纪元,那些时期都有这样的生灵,这实在惊骇古今未来,但凡接触与了解者,莫不心胆皆颤。

  血淋淋的过去,被石罐铭记,而它究竟是怎样的一个载体?

  它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那些曾经发生的可怕事端,它都在现场亲历吗,都曾目睹过吗?!

  即便时光湖海蒸腾远去,千世万纪早已流转,一切都成为过去,可是,此刻的楚风依旧还是感觉后背上冷飕飕,额头冒汗,心底腾寒气,身体阵阵悸动,无比的毛骨悚然。

  真相到底是什么?

  他想看清楚,那些最强大的生灵,一个纪元中至高无上的存在,怎么都突然暴毙?莫名的惨死,实在惊悚世间。

  可惜,石罐上的山川都模糊了,异雾蒸腾,淹没一切,唯有血光偶尔绽放,那意味着一个无上时代的结束,有人在殒落!

  楚风现在的双目可以说是超级火眼金睛,经石炉熬炼后远胜过去,比之以前更惊人,瞳孔化作最繁奥的金色符号,光焰滔天,自目中澎湃而出,简直要成为汪洋,成为湖海,淹没天地。

  这种景象极其惊人,他整个人都无比的璀璨,发丝与毛孔被镶嵌上金边,无比的神圣,宛若一位少年终极者,要开天辟地般!

  这一刻,他有一种气吞山河、俯瞰整片苍茫大地的气概,瞳孔外符文焚烧的虚空塌陷,他要看清石罐上的真相。

  石罐不足拳头高,但是在石炉中沉浮,却似成为宇宙洪荒之中央,每次震动都让乾坤颤抖。

  “我看到了一缕缕血光如赤霞在流淌,我看到了大地在沉陷,我看到了一个时代的在葬灭……”

  楚风自语,他真的看到了某一片山川的景象。

  可惜,这是大破败后的景象,是一位终极者殒落后的残局,而不是关键点。

  楚风的双瞳如大空之火,似古宙之焰,如刀剑共振与齐鸣,两道目光激射而出,铿锵作响,火星四溅,落在石罐上。

  楚风再次凝视,非要看个真切。

  此时,他的双目已经流淌出血泪,即便是超级火眼金睛也承受不住,不过他还在坚持。

  终于,这一次有所获了,他看到了事件可怕的一角!

  一片恢宏的地势中,一个男子昂首而立,注视苍穹,像是有了某种决断,似要登天,离开故土远行。

  可是在这个时候惊变发生。

  在他的脚下,那片晶莹圣洁的山脉中,土质暗淡无光,突然裂开,一只腐烂的手猛地探出,一把抓住了那位帝者的脚踝,向着地下而去。

  那种力道不可想象,像是足以有破灭宇宙洪荒,一瞬间而已,让域外的星海都暗淡了,而后熄灭。

  转瞬间,无边的黑暗覆盖苍茫大地,寒冷骤临,植物万灵都枯死,其他生灵衰败,整片天地大界都像是走向末日终点。

  最为可怕的是,那种速度,腐烂的手掌快到不可思议,探出时,时光长河若隐若现,接着被截断,一把就抓住了帝者的脚踝,不曾避开。

  要知道,那目标可是一位终极进化者,不可想象,无上强大,可还是被突兀的一把抓住了。

  帝者长存,永恒不败,可是那一日却遭遇意外,自被抓住的刹那,他就一声怒吼,奋力震动双脚。

  可是,却是伴着血雨飞扬,他在下沉,那块山地都在崩裂,号称“千劫百难地”的名山在四分五裂,在下沉!

  千劫百难地,是无比邪性之地,血染之地,恐怖无边,与太上八卦炉地势、仙主断头峰地势等并列。

  这是怎么了?!

  那片世间,生灵莫名死去无数,只有少部分强者还活着,以及星空深处极其遥远之地的生灵才能幸免于难。

  喀嚓!

  那是让人感觉牙酸的声音,自那片地势中传出来,地下的腐烂之手抓住帝者脚踝后还若隐若现出半张被灰雾遮住的面孔,张开嘴撕咬下去,血淋淋,这实在可怖,到了那个级数,却如最残暴的如同野兽进食般,茹毛饮血。

  帝者闷哼,拳印如苍穹坠落,向下轰去,并且双脚震动,大道规则如汪洋,在那里激荡,镇杀地下的莫名生灵。

  此外,帝者护体光幕自动流转,绞杀一切危机。

  可惜,无论是护体光幕,亦或是拳印,以及那大道符文海,-->>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